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个女人的初夜


现今男女滥交的情况虽然非常严重,但我仍然坚守处子之身,待洞房花烛夜才交给夫婿享用。

  我自小已经认识夫婿,由小学至中学都是同班同学,大学时他主修医科,我则主修文学。

  由中学开始,我们几乎每天都接吻和爱抚,可是我却坚拒褪下我的胸围和内裤,他只有隔衣爱抚我的身体各处,但却未曾真固销魂。

  我曾笑说他几乎每天诊病时都接触和观看女性的身体,我的身体也不外如是吧了,不看也罢!

  他坚称我是他心爱的人,与别不同的,令我非常欣慰。

  上星期我们结婚了。

  结婚前,女友们诉说洞房花烛夜的奇异,令我又惊又忧。

  喜的是可将守了二十六载的处子之身交给夫婿,真正地灵肉交融;忧的是不知他会否怜香惜玉,洞房夜会将我撕碎。

  当晚筵席后便返回家里,我落妆和洗澡后,便卧在床上,等待他沐浴更衣后,才共赴巫山。

  洗澡时,我特别将下身彻底地清洁,我相信他会细看我的身体各处,我不能有一点儿异味,令他失望的。

  这晚我特别容易兴奋,当和他轻轻地拥吻时,我的下身已渗出了液汁。

  他慢慢地卸下我的睡袍,露出了饱满的乳房,他的掌心轻轻地按摩乳头,又吻我的耳珠,使我欲念高涨,口中发出哼哼唧唧之声。他说我从未如此兴奋,要令我还是处子时,享受一次高潮。。

  他坐起来,用手从背后环保着我的腰部,使我坐在他两腿之间,又将我的内裤褪下来,将我双腿屈起分开搁在他两腿之上,我的屄因而打开了,既湿润又凉快。

  我羞涩地抬头望着他,面额飞红,等待他的抚慰。

  他从颈后俯首从吻着我,手掌则放在阴阜上轻轻地揉弄着耻毛,他手掌的活动带动了小阴唇,阵阵磨擦屄的快感传来,令我娇喘不停。

  稍后,他将左手放在我左乳下,将我左乳房捧起来。

  乳头因兴奋而变得坚硬,呈鲜红色。

  他右手则轻抚着左乳,彷佛是在欣赏一件珍宝似的,痒痒的感觉令我十分舒畅,与以前隔衣爱抚的感觉截然不同。

  其后他用左手手掌轻轻地按在左乳上,揉弄着乳荤和乳头,使我兴奋莫名,右手则下移到我的屄,将我的阴唇揭开,又以手指放在小阴唇上方轻抚,我全身好像瘫痪了一般靠在他的胸膛,阵阵快感如泉涌,从左乳和下身漫延至全身,双腿用力想夹住他的手,但却搁在他两腿之上未能合上,惟有以手按着他的手,我的小腹和屄猛烈地抽搐着,口中发出了全无意义呵呵的叫喊,脑中一片空白,只有阵阵快感的冲击。

  我慢慢地回复过来,心中欢欣地想,这便是女性渴望的高潮了,当我还是处子时在他的怀抱中爆发的,肉体的舒畅和心灵的满足,这便是灵欲合一了。

  我俩不停拥吻,回味那美妙的一刻。

  他掏出鸡巴,安慰我不要害怕。

  那家伙很大很粗,足有八寸长,以前我俩拥吻时,隔了衣服只觉它是坚硬的东西,殊不知是这么粗大的。

  它坚挺地勃起,我担心容纳不了它。

  他安慰我说:女性的阴道富有弹性,胎儿的头也可通过,我必定容纳得了它。

  为了令我对它稍有好感,他建议我捧起它。

  我战战兢兢地触摸它的头部,他说学名叫做龟头,是男性鸡巴最粗大和最坚硬的前端,也是最敏感的部份。

  龟头呈鲜红色,没有皮肤包裹,很滑溜的,前端略为细小,呈钝头的圆锥形,中间有一小孔,他说他的亿万子孙便是由这里射出的。龟头后的棒状根部有皮肤包裹,整条硬绷绷的鸡巴很粗大,我的手心包裹着它,相信它有两寸粗。

  我轻轻地提起它,温柔地抚摸着龟头前端,但见他如痴如醉地呻吟。

  心想我的屄也可以令他如此欢乐,可是却担心细小的阴道容纳不下这件庞然大物,辜负了他的期望。稍后,他将我放下仰卧,腰下放枕头,令我的屄上抬,并将我双腿屈起分开,他则坐在我两腿之间,低头欣赏我的屄,我羞涩地看着他,任他施行。

  他以手将大小阴唇打开,欣赏屄内的风光,又以手指轻巧地把弄我的大阴唇内壁,抚摸小阴唇和阴道口,酸麻麻的很是舒服。

  他又将小阴唇顶部向上扯起,将胀大了的阴核露出来,并以手指轻轻地按摩着那极敏感的阴核,我有如触电地战抖起来,美妙的快感传遍了全身,但是太敏感了,只好再次用手按着他。

  他说:让我俩正式成为夫妇,给他进入,要我将他的鸡巴包围起来,让他将亿万子孙,洒在我的深处。

  我含羞地点头,并求他怜香惜玉。他取出KY膏,厚厚地涂抹在我阴道口和他的家伙上,并吩咐我放松便成。

  他附身向前吻我,并将那粗大坚硬的家伙交在我手上。

  我轻轻地将龟头前端移到阴道口,他俯身向前抵着问:愿意成为他的妻子吗?

  我当然非常愿意,并以行动回答他,我吻着他,下身向上挺起,令龟头缓缓地抵着阴道口。

  他配合着我的上挺动作,温柔地肏入。

  我觉得屄充满了胀满的感觉,阴道口和四周被坚硬的龟头前端撑开,我紧张地抓紧他的鸡巴,可是它涂满了KY膏,非常滑溜,把握不住,并正在一分一寸地向前闯。

  阴道口胀满非常,有点儿痛的感觉。

  我彷佛感觉到处女膜被冲破和撕裂了,阴道口因外来的入侵而收缩,幸好我俩已涂满了KY膏,不致便不能成事了。

  我强忍着要让龟头闯入阴道口,眉头也不禁皱起来,他停下来问我是否很痛,可以继续否?

  我放开抓紧他鸡巴的手,点头让他继续。

  他不允,将那粗大的家伙抽出阴道口,但见龟头前端沾染了少许血迹,我已片片落红,将处子之身交给他了。

  他将纸巾挤压阴道口来止血,他的温柔体贴令我忘掉了痛楚。

  我说可以继续了。

  他重新将KY膏厚厚地涂抹在我阴道口和他的家伙上,他的龟头沾满了KY膏,好像一枝油亮亮的鸡巴。

  他再以手协助将龟头前端抵着阴道口,我尽量放松,让它肏入,阴道口和四周被坚硬的龟头前端再次撑开,火辣辣地很不舒服,但已没有先前的痛楚了。

  我深深地吸气,尽量放松阴道口,他缓缓地推进,终于他说最粗大的龟头已闯入了阴道口,我也觉得阴道前端非常胀满,被它挤压充塞着。

  他再俯身吻着我,缓慢地继续一分一寸向前推进,阴道口胀满的感觉已不太难受了,内阴道却被龟头前端缓慢地撑开,从未开发的屄一点一滴缓慢地被开拓着,开拓后再被那粗大的鸡巴充塞了每个空隙,我的双腿和阴道想夹紧,抗拒被继续开拓和闯入,但却被他的身体压着而动弹不得。

  万马奔腾之势已不可挡了,他的鸡巴突破了我的防线后,已缓慢地长驱直进地肏入阴道内,不消片刻,整枝油亮亮的鸡巴已尽根地肏进我的屄阴,直达我的身体深处,前端彷佛直抵着我心窝,令我发出长长的叹息,欢欣地宣告我已成为他的妻子了。

  屄充满了胀满的感觉,也感觉到它脉搏轻微的跳动,虽然没有高潮那般的刺激,但却有胀满充实的快感。 他是我的丈夫了,他的宝贝在我的身体深处,期望我给他欢乐,给他抚慰。

  我肉体的空隙则被的宝贝胀满充实地填满了,一切都是他的,我愿意随时迎接他的进入。

  我紧紧地抱着他,享受他的吻,他的拥抱,他的挤压和下身胀满充实的快感。

  他笑问做爱舒服吗?

  我笑道很舒服,但不明“做”的意义,因为“做”字是动词,是以“性交”一词应该比较贴切,两性相交是也。

  他笑着不答,鸡巴却突然抽出,屄充满了胀满的感觉也突然消失,我茫然若失,慌忙地夹紧阴道口,舍不得它离去,他又将鸡巴缓慢地肏入屄深处,那粗大的鸡巴再次冲开内壁,充塞了每个空隙,我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当他挺身肏入时,他的耻骨挤压着我的屄上方,微微的扯动胀大了的阴核,下身便传来一阵酸麻的快感。

  他缓慢地肏入后又快速地抽出,重覆地以他坚硬的鸡巴在我的屄内来回抽肏,我终于明白何谓“做爱”了。

  他每次抽肏,不只是牵动了我的阴道和屄深处,还冲击着我的整个屄,我的身体随着他一下一下的冲击而摆动,乳头则随着乳房的上下摆动而磨擦着他的胸膛,令我非常舒畅,他挺身尽量肏入时,彷佛直抵我的心窝。

  看着他如痴如醉地努力的抽肏,他不仅遍游我身体最隐蔽的部位,也开拓我深处快乐的泉源。

  我深深的感激他的努力,希望他在我的深处能得到他的快慰,我的手已不能抚摸他的龟头,令他快乐,惟有将双腿和阴道夹紧些,希望阴道壁可以代劳,给他的龟头无尽的快慰。

  他说我因为是第一次,阴道很紧凑,不必刻意夹紧,否则太紧会令他的抽肏有困难,我的屄很湿润和温暖,已经令他很舒适,并笑说希望今晚留在我身体内。

  他再问我是否难受,他可能快要达到高潮,不知我可否抵挡他猛烈的冲击?

  我叫他放心去干,我很舒服。

  他遂紧紧地抱着我,臀部猛烈的上下冲击我的屄,但觉他的鸡巴在屄不断地磨擦,火辣辣胀满的感觉比之前更甚。

  这样疯狂地抽肏了五十多次,他在我耳边说要射精了。

  他不再抽肏,挺身将整条坚实的鸡巴快速地肏入我的阴道内,我则将双腿和屄尽量打开挺起,令鸡巴尽量肏入屄深处,他的耻骨紧紧地挤压着我的屄和阴核。他似乎爆发了,我感觉到胀满粗大的鸡巴开始猛烈的抽搐,他全身也随着猛烈地战抖,他正在将亿万的子孙射出,一点一滴地灌入我的身体,洒在我的屄深处。

  我深深的吻着他,回味他的进入和抽肏所带来的快感,等待他完成我俩的第一次做爱,享受他赏赐的亿万子孙。

  这些亿万子孙,在未来数天,将仍然留在我身体深处,寻找我的卵子。

  他的宝贝似乎软下来了。

  我屄胀满的感觉慢慢地退却,他缓慢地将鸡巴抽出,它坚挺的雄风已消失,龟头尚有小许白色的浆糊物流出,我想这便是精液了。

  我非常感激它,这家伙第一次闯进我的身体深处,带给我无尽的欢乐,使我正式地改变了身份,成为他的妻子。在未来的岁月,它将会继续抽肏和冲击我的身体深处,带给我无尽的欢乐,也会带给我俩小孩子。

  当我想到小孩子要哺乳,右手不期然地托着右乳,他竟误会我要他吻乳房,他倒卧在我的右侧,双手捧起我的右乳房,便将乳头含着,缓慢地吸吮。

  快感从乳头漫延至小腹,引起微弱的抽搐,舒畅的感觉与高潮时截然不同,轻轻的很畅快。

  我紧紧地拥抱他,让他做小宝宝,挺起乳房让他继续吸吮。

  不久,这小宝宝睡着了,但仍舍不得地含着我的乳头,我惟有让他继续含着,拥抱着他睡了。

  午夜做了很多绮梦,下身也湿了,我将他含着的乳头轻轻地抽出,背向他轻轻地躺下来,谁知他却被我弄醒了。

  他反身从后抱着我,我感觉到臀部有坚硬的东西顶着。

  他在我耳边说要再来一次,我问他还有力吗?

  他二话不说,便将他的鸡巴抵住我的阴道口,向前一挺,便从后将龟头纳入了阴道口。

  我还来不及打开屄作准备,他的鸡巴已向前推进,肏入屄深处,胀满的感觉令我不禁叫起来。

  我娇声抗议,但他的咀吻着我的耳珠,右手已按在我的乳房上抚摸起来,令我产生阵阵快感。

  他的手放开了我的乳房,向下游向屄,将小阴唇上端拉开,露出阴核,并以手指磨擦。

  他一面在阴道内抽肏,一面以手指磨擦阴核,使我欲念高涨。

  不消多久,我便到达高潮了。

  这次高潮来临,配合他的抽肏,与第一次的高潮截然不同。当我的屄和小腹开始抽搐时,他坚挺的鸡巴深深地肏在阴道内,非常充实胀满,没有先前空虚无物的感觉。

  我的高潮爆发后,他还继续在阴道内抽肏,使高潮后的阵阵快感得以延续。

  最后他在我的深处再度爆发了,他的手紧握着我的乳房,阴道口被坚硬的鸡巴扯向后方,逼压着肛门会阴,龟头则斜斜地挺入深处抵着阴道顶端,它抽搐着,我也夹紧双腿和阴道,一放一收地配合他的抽搐,使他尽情地将亿万子孙再次洒在我深处。他射出之后,仍将鸡巴留在我的阴道内,抱着我的腰身倦极而睡了。

  我但觉得它被我的身体包围着,浸淫在阴液中慢慢地软化,屄胀满的感觉消失了,但是阴道内仍被软化了的鸡巴占据着,内壁仍然被它撑开,无法回复紧贴的形状,令我觉得身体仍被他占据着。

  阴道口的感觉非常明显,阴道口虽然已没有胀满的感觉,但仍然被撑开和含着它。

  他睡了之后,鸡巴软化得很快,鸡巴根部收缩和慢慢地脱离阴道口,只留下较粗大的龟头和少许根部在阴道口内。 我舍不得它完全离开我,是以紧紧地将阴道口收缩,不许它离开。

  我便是这样半睡半醒的度过了花烛夜。

  他睡得很甜,抱着我的姿势也没有改变,间中似乎也有绮梦,因为我在半睡半醒时也感觉到他的鸡巴在睡觉时间歇性地变硬勃起,纳在我阴道口的龟头也膨胀起来撑着我。

  心想他醒来后一定要他说梦中人是谁。

  天亮了,他轻声问我是否睡得甜,我诈睡不答。

  我虽然合着眼,但也感觉到他欠身侧卧,欣赏着我的睡姿,手却轻轻抚摸我的腰枝和大腿。

  我细微的呼吸,带动胸脯微微的起伏,似乎令他着迷。

  不久,我便感觉到他的鸡巴开始变硬和勃起,纳在我阴道口的龟头也膨胀起来。

  阴道口被它撑开的感觉很舒服,我将阴道口放松下来,因为稍后他的鸡巴必会重临我的深处。

  这时他的手轻抚我的乳房,要把我弄醒,我却偏偏继续诈睡。

  他抚摸了我的乳房一会儿,我已经非常兴奋,下身也渗出了阴液,他也开始发觉我是诈睡的,遂以手指拈着乳头磨擦,我终于抵受不住快感的冲击,娇喘呻吟起来。他也乖巧地在我耳边要求交欢,我张开眼睛,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已经肏了入去吗?

  他笑着从后俯身吻着我的嘴角,右手抬起我的右腿,曲放在他的腰上。

  他向右侧卧不变,我则由向右侧卧变成仰卧,左腿被他的脚推向左边,右腿则曲放在他的腰上,屄因此向左右分开,他令我转移姿势时,我紧紧地将阴道口收缩,不想龟头及鸡巴前端脱出阴道。

  转移姿势后,我仰卧着,他侧卧着,他可更尽情地欣赏我的胴体,也可抚摸任何部位。

  我很想再次享受他庞大的鸡巴肏入屄深处的胀满快感,遂将阴道口放松,尽量张开屄。

  可是它只是在阴道口处徘徊蠕动,令我非常麻痒,但它却不长驱直进,使我十分希望它的进入,充塞我的阴道。他在我耳边说:我兴奋时,阴道口会有节奏地一下一下的抽搐,龟头好像被嘴吸吮一般,十分舒服,希望我可以再夹紧阴道口吸吮他的龟头。

  原来如此,我便猛烈地夹紧阴道口,他如痴如醉地享受我的吸吮。

  他俯身含着乳头吸吮着,渐渐地兴奋的快感由乳房流遍全身,我觉得小腹和阴道口开始抽紧,并微微地抽搐着,我真是渴望它可以长驱直进。

  他的手肆意地抚摸我的腋窝,乳房,臀部,肚脐,阴阜等,令我的胴体兴奋地摆动。

  他的手指其后移至含着他龟头的屄,潺潺的阴液湿透了整个屄,他抚摸着肥厚的大阴唇,手指来回上下搓揉把玩两片门扉和邻近的芳草,又拉开那两片被鸡巴迫向两旁狭长的小阴唇,并肆意地抚摸被鸡巴肏入了的阴道口,以手指来感受我兴奋时阴道口有节奏的微微地抽搐。

  他的口离开了我的乳头,吻着我的樱唇,我忍不住疯狂地吸吮他,他转移向上,挑弄已胀大了的阴核。

  他的手指在两片小阴唇顶端会合处轻轻地搓揉,我已像全身触电地叹息。

  他以拇指将两片大阴唇顶端会合处轻轻向上推拉,将阴核露出来,再以中指按在阴核之上轻轻地搓揉着,我全身绷紧,快感随着阴核被搓揉的动作迅速地从外屄漫延至内屄,再流向全身,直冲中枢神经,我禁不住发出呵呵的叫声。

  我知道高潮来临了,小腹和阴道开始作猛烈的抽搐,虽然阴道口抽搐时能含着他的龟头而令我有充实的胀满快感,可是屄深处的高潮抽搐却无物所依,高潮爆发顿成空虚的战抖。

  当我既享受高潮的畅快,但又微感不足之际,他的鸡巴昂首阔步地向前进驻,粗大坚挺的龟头前端迅速地向前撑开阴道内壁,于正在抽搐的阴道内快速地推进,占据了所有空隙。

  舒畅快感从下身屄散发全身,胀满充实了阴道和屄深处,坚实的鸡巴似乎直抵心窝,肏进我的灵魂深处。

  高潮在他鸡巴肏入阴道深处时推上了顶峰,阴道内壁紧紧地包含着粗大坚挺的鸡巴有节奏地一下一下剧烈的抽搐,屄深处的高潮抽搐漫延至子宫和小腹,也有节奏地一下一下的跳动,口中发出长长欢愉的叹息,也随着抽搐而变成一下一下啊啊呀呀的销魂蚀骨之呻吟声,他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抚慰我绷紧地抽搐着的胴体,犹如他的鸡巴抚慰我抽搐的阴道。

  这次高潮经历的时间很长,高潮的快感久久也未消散。

  当我回复平静时,他的鸡巴便开始在阴道内抽肏活动。

  可能他是侧卧而我是仰卧,他的鸡巴拉出时将阴道口扯向右边,令我有被撬开的感觉,肏入时则顶向阴道内壁,令我非常舒服。

  阴道内非常湿润,他活动得十分畅快,每次抽肏都掀动整个屄。

  他的手也肆意抚摸屄各处,时而掀动小阴唇,时而抚摸敏感的阴核,时而爱抚胀满的阴道口。

  他说快要爆发了,我笑着吻他,他快速地抽肏了十多下,我感觉到他的鸡巴顿然膨胀起来,全身开始抽搐了,他将鸡巴极力肏入我屄深处,但觉龟头猛烈地抵住阴道深处内壁有节奏地一下一下抽搐着,膨胀坚实的鸡巴剧烈地跳动,每下抽搐他都将胀实的鸡巴极力向前挤压入屄,彷佛要将子孙送入我的最深处。

  在厕所清洁时,我第一次看见他一而再,再而三赐给我的子孙,白色粥状的液体从阴道口泊泊地渗出来,滋润了整个屄,我真是舍不得清洗掉。 我真希望能看见他射精爆发时的模样。



上一篇:办公室的无奈沉沦 下一篇:我被骗了,代价是老婆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