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房东春辉


改编於初版的《俏醉娃》

  晚上跟老婆吵架,没想到老婆进了房间就把门给锁起来了,加上她又有吃安眠药入睡的习惯,干!今晚看来得睡客厅了。

  在客厅看着电视节目,心里打量着是不是该去找个什么活动来做,这时看到少霞正打开大门要进房来。

  「少霞,要跟阿非出门去玩呀?小俩口还真甜蜜呀!」看到少霞穿着整齐,一副要去哪里玩的样子。

  「嗯,有个同学就要出国了,想说去给他饯行。」少霞回答。

  阿非听到声音,就从房门出来,不过他的脸一副生了病的样子。

  我说:「阿非,你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还好吧?」阿非有气无力的回答:「嗯……吃了点药,有比较舒服点了……」少霞担心的回应道:「非非,那你还是去休息好了,我自已一个人去也没关系的。」「你不是说今天与会的全是男生,你自已一个人会不好意思,要我陪你吗?

  没关系啦,我已经吃过药了,没问题的啦!」可以看得出来阿非是在逞强。

  我附和道:「最近晚上的治安不是很好,还是有人陪着会比较好一点。 」少霞抚摸着阿非的额头说:「好吧,那你待会就不要喝酒,要注意身体唷!

  以免病情加重。」

  「那房东先生,我们就不打扰你,先走了,可能要很晚才会回来,你们就先睡吧!」阿非他们边说着边出门去了。

  ************

  说到这个阿非,前一阵子我特地整理出一间空房子,想说可以租给人贴补点家用,在一些人中,我就看中这个乾乾净净的小伙子,住进来之后也没有什么不良习惯,个性也不错,交的这个女友更是漂亮得不得了,只不过……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他会故意把女友安排让你淫弄一番,嘿嘿。

  平常小俩口子在房间里相干的时候,都不在乎我这个房东在不在家,好像故意要做给我听的感觉。

  我们房间的隔板有几个小洞,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在相干的样子,少霞那一对奶子实在有够大,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晃啊晃的让人眼花缭乱,她的叫床声更是让人受不了,每次都让我掏枪出来想跟他们隔房对拚。

  趁着一次阿非对我老婆毛手毛脚,总算让我抓到机会可以干一干少霞,年轻的大奶子跟年轻的鸡迈洞,果然是老婆比不上的。那次阿非站在旁边看我干着他的女友,连屁都不敢出一声,真爽!有这种男友,少霞应该也给他戴了不少绿帽子吧?哈哈!

  而少霞这娃儿也够淫的,楼梯间那次被人摸奶不说,被我干的那次,就连在醉梦中也是叫床声连连,一副吃不饱的样子,害我差点就提早泄精收兵;两颗大奶子更有多种的玩法,又可以吸又可以搓,令人回味无穷。

  干完少霞的隔天早上,她回到那种可爱纯真的样子,用着甜美的笑容跟我打招呼,让我差点就忍不住想把她「就地正法」,再强干一番。

  但那次之后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可以再干她,只能趁着有时候在浴室错身的时候,用我的懒叫去挤一挤少霞的屁股,过过乾瘾。 不然就是假装帮忙整理家事的时候,趁机偷看偷摸她那两颗大奶,而且摸完之后,这小妹妹还会跟你说谢谢,真是有够欠干的婊子,常常让我捏着涨痛的懒叫无处发泄。

  「最近的狂肏案还真多……」看着新闻,我躺在沙发上打了哈欠,不知不觉眼皮就闭上了……************迷迷糊糊里,看到少霞坐在床上,掰开鸡迈,娇声的说:「房东先生,快来干我呀!等你唷……!」我开心的把内裤脱了往前一扑……,结果我居然是坐在沙发,伸手向上……你娘咧,是在做梦,这时听到开门的声音,看到是大门被打开,两个人走了进来。

  「阿非你不要紧吧?再撑一下,快到房间门口了。」少霞正扶着阿非开门准备进屋。

  我疑问的说:「阿非怎么了?要不要我帮忙呀?」接着起身,帮少霞接过阿非,走向了阿非房间。

  少霞感激的说着:「房东先生,真是谢谢你!阿非他喝了点酒,现在好像迷迷糊糊的都站不稳,要不是有你帮忙,我都快扶不动了。」把阿非放到床上,少霞整理了一番之后,我们一起退出了房间。

  我说:「少霞,你脸红红的站不太稳,应该也喝了不少吧?」少霞回应:「嗯,是喝了不少。阿非他没办法喝,大家又一直劝酒,我就只好帮他挡酒了。不说了,我要先去洗澡了。」我一听,心里想着机会来了,就说:「我看你也站不太稳,这样吧,我帮忙扶你去浴室吧!」马上欺身上前,边掺扶着少霞,边藉机摸着那两颗大奶,「啊……嗯……谢谢你帮忙扶我。」少霞也是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

  看她没什么反应,我就再更进一步:「那我先帮你脱衣服吧,不然你现在这个样子自已一个人也不好脱。」站在少霞的身后用两手拉起裙子,干!这小妹妹现在居然没穿内裤!没有阻力的情况下,双管齐下趁势朝鸡迈洞里挖下去……我疑惑地说:「咦?怎么会有黏黏的东西?这好像是男人的精液?」我左手伸到少霞的脸前一合一合的,她害羞的不敢直视。

  少霞急忙要拉住裙子,迷糊的回着:「啊……不要再弄了……那个……不是精液啦……没什么啦……」可惜我的手指早已入侵,她的动作只是把我的手压在她的鸡迈洞里,完全没有阻挡效果。

  我右手挖穴,左手摸上两颗大奶,嘻嘻的笑着说:「嘿嘿!该不会是你故意把阿非弄醉,好让你可以跟别的男人乱搞吧?」少霞迷糊的低吟着:「啊……人家……才不是那种……随便的女生……是那个司机伯伯……趁人家酒醉……把人家……给狂肏了……才会……」可能是酒力发作加上被我弄上了,少霞整个身子已无力的倒在我的怀里。

  想不到我只是随便问问,这小妹妹居然就把自已被狂肏的事给说出来,老天爷真是太给我机会了,居然把这个欠干的婊子送到我的面前,改天要去还愿。不吃白不吃,我也实在忍不住了,急忙脱下裤子,懒叫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既然不认识的也可以给他干,那让我退退火应该没问题吧!」我说完就将少霞丢向沙发,掀开裙子,不顾里面还有别人的精液,抓着懒叫就从后面猛插了进去。

  「啊……人家没有……你怎么……突然就……插进来……啊……啊……」少霞手推着我,声音开始高亢起来。

  这小妹妹实在够淫荡,被我骑了之后一开始还想推开我,但插没几分钟就马上全身无力的趴在沙发上,迷糊地淫叫着。看到少霞已经没什么反抗,我就改用推车的方式,扶着两个屁股蛋猛力地抽插着。

  「啊……你干得好大力喔……人家快……快不行了……快被奸死了……啊…啊……」。少霞看来已经被我干茫了,「啊啊」的淫叫声配合着我干鸡迈的「滋滋」声,真是一曲人间美声。

  长久以来的欲望可以发泄,让我亢奋了起来:「干!早知道你这婊子欠干,两颗奶子还真会晃,总算让我等到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干破你娘的鸡迈洞。」「啊……你们这些男人……老是喜欢……狂肏人家……啊……人家的鸡迈洞迟早会被插破的……」少霞的叫床实在销魂,我也快要射精了,就把她翻到正面,扯开双腿,对准洞口狂冲猛刺。

  少霞也忘情的叫着:「啊……懒叫抵到……人家的子宫了……快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听到这叫床声,这时我也忍不住了,猛冲了几下,洨就「滋滋、唧唧」的灌进了鸡迈洞里。

  射完精后,我才想到忘记玩那两颗大奶子,也不顾少霞还在喘息呻吟着,就擅自用她的两颗奶子把懒叫擦乾净,干!这大奶子的功能还真多。

  「嗯……不要弄了,好脏唷!我真的要去洗澡了。」稍做喘息后,少霞仍是有点酒醉的样子,起身后摇摇晃晃的走向浴室。

  我看少霞的背影,摸着自已的懒叫,马上就又涨痛了起来,『干!等了那么久,不多干她几次会对不起自已。』打定主意后,就向浴室走去。

  少霞已经开始在淋浴了,我朝她接近,双手立即攻上刚才忘记玩弄的奶子,缓缓的搓揉着。少霞娇声的抗议道:「啊……你怎么又来了……刚才已经给你了还不够呀……你这个人好贪心呀!」我假装生气的回答:「我是怕你自已洗不乾净呀!你怎么反过来怪我呢?被不认识的干就可以,帮你的反而还被责骂!」少霞低吟:「啊……不要生气嘛……人家刚才……只是开玩笑的……谢谢你……」边说边拉住我的手来帮他搓洗身子,看样子似乎又动了情。这时我双手交互搓揉着大奶子,嘴巴轮流吸吮着奶头,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接着我亲上了少霞的脸颊,她也伸出舌头来主动回应我。热吻了一阵子后,我想要再来一发,就说:「我来帮你把鸡迈洞里面洗乾净吧!」「啊……谢谢……房东先生……你人……真好心……嗯……」得到少霞的欢迎,懒叫对准洞口直直的就插了进去,少霞又开始淫叫了起来。像这种被狂肏还说欢迎光临的小淫娃,不知道还有哪里找的到。

  因为刚才干过一次了,现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於是拿出我那九浅一深的绝招,慢工细活也干得少霞呻吟连连。

  干了几分钟,瞥见门外一直有个人影,但是老婆有吃安眠药,应该不可能这时候起床……难道……会是阿非?可是他站在外面那么久也没进来阻止,到底是有什么打算呢?这时脑中生出一计……「少霞,我干得你爽不爽?会不会比刚才干你的那个司机还爽?」我故意提起这件事。

  少霞气急娇喘着说:「啊……嗯……你干得最爽……刚才那司机干我一半,我还没高潮……他就软了下来……你不要像他那样……要肏就把我肏翻天……」嘿嘿!阿非,是你的女友求我干她的唷!这可不能怪我。听到这句话,连我也忍不住差点要射出来。

  「但我又不是你的老公,怎么可以干你呢?不然这样好了,你要叫我老公,这样我才有干你的理由。」说完这句话,我也趁势停下来休息一下。

  「啊……不要停呀……好……老公……我可以当……你的老婆……这样可以开始干我了吧……啊……啊……」少霞看我停下来,就自已摇起屁股,深怕我把懒叫从鸡迈里抽走。

  门外的人仍是没啥动作,我也忍耐不住,抱紧少霞的腰说:「那我就干破你这淫荡婊子的鸡迈!」说完就开始冲刺了起来,少霞又被我干上了高潮而淫叫着:

  「啊……哎呀……你实在太强了……插得太深……快把我小鸡迈插破……你大支懒叫把我子宫都快戳破了……」我急喘的说:「嘿嘿,我就是要顶开你子宫口才射精,我老婆这么多年都没孩子,你就替我生一个吧!我把全部洨都射进你子宫里,干大你的肚子!」少霞一边呻吟着一边说:「不要……你不要把我肚子干大……人家还没有结婚……就给你弄大肚子……怎么向男友交代……啊……」「阿非是你的男友,我是你的老公呀,让老公把洨射在子宫里是欠干老婆的义务呀,不然我可要马上罢工了唷。」我故意又再吊胃口说。

  少霞急声:「好老公……不要停……你尽管……干破我的鸡迈……射进我的子宫……都没关系的……这是……我的义务……啊……好爽呀……」听到这种话,不管谁应该都会忍不住吧?这时我咬紧牙根,死命的把洨狂射进鸡迈洞里,少霞也叫了起来:「啊……好烫……好烫呀……干得我好爽喔……这下子真的会把人家肚子弄大……人家还没过危险期……」完事之后,少霞还躺在地上喘息着。射了两次我也累了,就把懒叫放到少霞的嘴巴里让她舔乾净,然后回去客厅睡觉,阿非也早已不知何时回到房间去了。

  我躺在沙发上时心里盘算着,看来以后的日子有得玩了……房东春辉——凌辱散记作者:不详引用於「淫色断章—我爱红杏」的对话。

  「老公,我要跟社区的人去XX庙拜拜,肚子饿你自已要找外卖解决唷!」老婆边说边出门。

  我嘟嚷着:「好,你路上小心。」

  今天睡到快中午,半梦半醒之间听到老婆说要跟社区里的三姑六婆们参加进香团。 老婆出门后,虽然已经醒来,但我仍赖在床上一直爬不起来,这时隔壁阿非的房间也传出电话铃声,隐约听到好像是某个客户急着要阿非送什么文件资料过去。

  好不容易撑起身体往浴室走去,在浴室里,边刷牙边想着今天的午餐,听到门开关的声音,我伸出头看了一下,阿非已穿着整齐准备走出房门,跟房里的人交待了几句话就离开了。我扶着懒鸟站马桶前面尿尿,看着底下的老二,突然灵光一闪……我走到房门前,轻轻试转了门锁,很简单的就打开了,看到床上的人正曲着身体在床上睡觉,我悄悄的走到床边,掀开短裙试探性的在阴唇中间摸了一下,床上的人发出「嗯……」的呻吟声。虽然之前骑过了几次,毕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大喊狂肏,让人十分紧张,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但此时为了涨痛的鸡巴,还是得小心翼翼地继续进攻。

  隔着小内裤,继续轻轻的抚摸着阴唇,少霞妹妹也只是发出低吟声,没有醒来的迹像。他们昨天好像玩到很晚才回房睡觉,现在应该睡得很死了,我就打起勇气,左手拉开内裤,伸出食指往小洞里抽插。可能是有了感觉,这时少霞妹妹夹紧双脚并且翻身试图要摆脱我的进攻,但还是没醒来。

  心里打定主意,我就把她的大腿稍微往两边掰开,伸出舌头去舔弄鸡迈。 这个动作也弄醒了少霞妹妹,只听她迷糊地说:「阿非,你不是出门了吗?嗯……不要弄了……我还要睡觉……」她的双手想推开我的头,不过我还是不放弃,舌头强力攻击着洞口。

  在连连呻吟之后,她已经完全清醒,看见洞下的人是我,急说:「啊……房东先生,怎么是你?嗯……不要再弄了,会被看到的……」我笑着回应:「嘿嘿,我老婆和你的阿非都已经出门了,现在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来好好玩玩吧!我的舌头弄得你爽不爽呀?」少霞妹妹低吟的说:「嗯……很爽……不要再弄了……那里很脏的……」感觉得出来她已经全身酥酥麻麻,无力抵抗。

  我看时机也成熟了,舌头刮着鸡迈嫩肉的同时,双手转攻上胸部,慢慢搓揉着也慢慢地解开衬衫上的钮扣,没戴奶罩的两颗奶子一下子就蹦出来。不久少霞妹妹伸出手握住我正在摸奶子的手,一手抓紧我的头发,完全沉醉於我的淫弄。

  接着我慢慢地吻上她的腰,再往上吸吮两颗奶子,双手趁机脱掉碍事的小内裤,她也只是顾着「哦……嗯……」的低吟着。接着我停了一下,脱掉身上仅存的四角裤,等候已久的懒鸟也兴奋地跳了出来。

  正当我准备插入的时候,少霞妹妹居然用手推开我说:「好了,你已经玩够了,不可以再进来了,阿非会知道的。」干!现在懒鸟硬成这样,你要叫我怎么停手?

  我握着懒鸟戳着少霞妹妹的脸蛋说:「你看小弟弟已经这么硬了,它以前也干得你很舒服,你忍心见它难过吗?」少霞妹妹却是脸红红的低头不语,我再劝说:「那这样好了,我答应你只在外面搓弄,就只有一下下而已,不会给人看见的。」这时少霞妹妹猛地站起来离开床边,我吓了一跳,以为她要大叫还是报警之类的,结果她找了条布腰带之类的东西要递给我,嘟着嘴巴说:「你用这个把我绑起来,这样就算被人看到也会认为我是被你狂肏的。」有够天真的想法,在房间里明明就不会被人看见,根本是鸡迈欠操心理却在害羞。

  我嘻嘻的笑说:「好好好,要绑哪里?要怎么绑?」少霞就「指导」和「配合」地让我把她双手绑在背后。干!现在的年轻人玩法还真多,我这老人已经快追不上了。我也知道想吃鲍鱼就得先捕鱼的道理,但是这个还真复杂,随便绑几圈,我就急着想开始操弄眼前这条刚捕上岸的美人鱼。

  被绑住之后的少霞妹妹,上半身的衬衫藏不住她的美好身材,加上扭腰挣扎的样子还真是诱人,我已经忍不住了,赶紧把她的短裙脱到一旁,龟头指向眼前垂涎欲滴的鸡迈。 少霞妹妹急忙扭开下半身说:「你说好只在外面搓弄的,不可以进来唷!」听到这句话,我也只好乖乖的捏着龟头在洞口磨来磨去。

  没想到少霞似乎玩上瘾了,竟然喊着:「嗯……救命呀……房东叔叔想要狂肏……人家的小妹妹啊……」还一直假装挣扎,干!真搞不懂这小淫娃到底在想什么。 我也配合演出:「妈的!房客长得这么漂亮,就该给房东干,看我先堵住你的嘴!」说完就把懒鸟伸进她的嘴里,不能插穴就先拿嘴巴来爽爽。

  抽插了好一阵,少霞妹妹也十分配合地吸吮我的懒鸟,我还以为干穴的机会来了,就停了下来,准备转向鸡迈洞进攻。这时她趁机挣脱了布带的捆绑,跑向房门喊着:「救命呀!房东叔叔是色狼,想要狂肏人家的小穴穴呀!」就边开门往客厅跑了出去,妈的,应该是知道家里没人就整个玩开了。

  突然来这招让我措手不及,一方面也急了,想摀住她的嘴巴,就跟了上去,结果两人一起倒在小茶几旁。少霞妹妹想靠着茶几起身,从后面看来,翘着屁股的鸡迈对於懒鸟就跟磁铁一样特别有吸引力,我提起等待已久的懒鸟:「我要干死你这欠操的小淫娃!」扶着她的屁股蛋,「喝」的一声从后面猛力干了进去。

  少霞妹妹也忍不住的大叫出来:「啊……你怎么突然就……插了进来……这样好像小狗狗……人家把你……当做亲叔叔一样……你怎么老是……想狂肏人家呀……啊……」看得出来她完全融入这个狂肏游戏了。

  眼见已经得手,我就卖力地抽插着:「嘿嘿!你长得这么漂亮,不管去哪里租房子都会被房东给狂肏的,现在有一个可以把你干爽的房东,你可要感谢我才是。」少霞妹妹被插得小嘴巴啊啊乱叫:「啊……别的房东……会把人家当女儿对待……就只有你……想干人家……人家要告你狂肏……啊……不行了……」干了数十下,我想稍作喘息,就把少霞妹妹抱了起来,换我躺在沙发上,用女上男下的姿势,扶着她的细腰,缓缓地抽插。少霞妹妹双手搓着自已的奶子,醉情地呻吟着,知道她已经完全动情,就故意静静不动,微笑的看着她。

  突然没了被插的感觉,少霞妹妹急忙扭起腰来说:「啊……不要停呀……快狂肏人家的小穴穴……」然后手撑在我胸膛上,鸡迈在我的懒鸟上努力地腾动,样子十分淫荡。我笑笑回应:「你怎么说是我狂肏你呢?我才要告你狂肏咧!淫荡年轻女房客诱奸可怜中年男房东,不错不错。 」我也乐得轻松,双手摸向两颗大奶子。

  少霞妹妹娇声抗议着:「啊……你乱说……是你狂肏人家的……人家是要让你射精……这样才有证据……告你狂肏……啊……奸得我好爽呀……」干!这小淫娃还真欠操,被狂肏了还要让人射精才舍得结束,难怪现在的社会,狂肏犯一个多过一个。

  正当我们都忘情於下半身的动作,这时大门突然被打开,有人影正要进屋,我们两个都吓了一跳。少霞妹妹迅速转身朝向电视,一手拉紧上身的衬衫,一手拿起遥控器装着正在看电视的样子,我们的下半身仍是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幸好大门的开口是朝向沙发的另一边,所以开门的人要完全进到屋子里才能看得到沙发上的人。

  「咦!少霞,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呢?阿非跟我老公都不在吗?」原来进来的是老婆,她不是去进香了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我紧张的在沙发后不敢乱动,深怕被老婆发现。

  少霞妹妹急忙回应:「嗯……啊……阿非公司有事出门了。房东先生我没有看到,可能也出门了吧!」可以感觉到少霞妹妹非常紧张,鸡迈肉一夹一夹的,吸得我的懒鸟舒服万分。建议大家也可以试试,外遇或偷人的时候,另一半在旁边,随便可能被发现的那种快感。

  「不说了,游览车还在等我,我拿点东西就再要出门了。」说完老婆就进到房里。 知道老婆马上会再出门,稍微放下心来,还故意扭动腰部小小的往上插弄了几下,少霞妹妹差点叫出声来,她急忙一手摀住嘴巴,小声的说:「啊……别弄了……会被听到的。」「少霞,我先出去了,跟我老公说一下我要晚餐之后才会回来,叫他自已准备吃的。」少霞妹妹回应:「啊……好,我会跟房东先生说的。」接着老婆打开门出去了,听到外面楼梯间「鞑鞑」声越来越远,我们两个同时呼了一口气。

  头一次玩得这么刺激,放松后的我亢奋地扶着少霞妹妹的腰,让鸡迈快速地在懒鸟上吞吐。我嘻嘻笑说:「嘿嘿,想不到你这小淫娃当面偷别人的丈夫,还可以若无其事地聊天,我看总有一天这附近的男人都会被你偷光。」少霞妹妹急声抗议:「啊……都是你硬要强干……人家的小穴穴……人家才不会……到处找人干……」这时她似乎达到高潮,声音开始高亢起来:「啊……人家不想要……害你们夫妻吵架……所以才会乖乖的……让你干完……这才可以告你……狂肏……啊……」她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看来刚才的突发状况实在太刺激了,让她非常兴奋。

  经这么一搞,我也差不多了,就让少霞妹妹翻过身来,两条玉腿曲压起来,大懒鸟又深又重地操干她的嫩穴,笑笑地说:「嘿嘿,我要把洨射进你的子宫,干大你的肚子,帮我生个孩子,让你有更多证据可以告我。」。

  少霞妹妹被我干得低泣娇啼,喘息不已。我咬着牙说:「你这欠干的小淫娃就不要出门,不然一定会被这附近所有的人干破鸡迈,让你有告不完的懒鸟。 」。

  少霞好不容易回过气来,呻吟着:「啊……不可以……阿非……快救我……我会被干破鸡迈……啊……好多懒鸟……要被干死了……」。

  卖力冲刺之后,我抱紧少霞妹妹,接着龟头发出「滋滋、唧唧」的声音,她也叫了出来:「啊……插得好深喔……洨都射进子宫了……真的会把人家肚子弄大……啊……被奸得好爽啊……」结束之后,我抱住少霞妹妹,头埋在两颗奶子里,龟头在洞里抖动不停,两个人喘息了好久好久。

  少霞妹妹这个欠干的淫娃,越干她我是越来越了解她,只要找到机会干过她一次,之后就随你摆布了,把她挑逗得动情起来,帮你生孩子都没问题。 后来我利用几次独处的机会又强干她不少次,原本要召妓的钱都省了下来,又可以拿去赌两把。哈哈哈,真爽!

  字节数:16836

  【完】

上一篇:傅婶红杏越墙 下一篇:登山艳遇风骚浪妹